范氏宗亲网 首页 范氏研究 查看内容

范仲淹与严州古城

2016-6-29 18:31| 发布者: 范氏宗亲网| 查看: 1480| 评论: 0|原作者: 翔的天空|来自: 新浪博客

摘要: 严州古城——梅城是一座历史名城。北宋时期,范仲淹被贬知睦州一年,但却政绩卓著。例如兴办了建德第一所学堂龙山书院;疏浚了梅城东西湖;主持兴建了严子陵祠堂,并亲自撰写了《严先生祠堂记》,以“云山苍苍,江水 ...
    严州古城——梅城是一座历史名城。北宋时期,范仲淹被贬知睦州一年,但却政绩卓著。例如兴办了建德第一所学堂龙山书院;疏浚了梅城东西湖;主持兴建了严子陵祠堂,并亲自撰写了《严先生祠堂记》,以“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的佳言名句,来颂扬严子陵的高风亮节。[转载]范仲淹与严州古城    为了思念范仲淹的功绩,1993年,在古城内兴建了气势雄伟的“思范”石牌坊,或叫“先忧后乐坊”。
    范仲淹(989—1052),字希文,谥文正公。他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言流传千古,至今仍熠熠生辉。
    范仲淹学问深厚,为人耿直,仕途却不平坦,虽曾官至参知政事(副宰相),却曾经三起三落。景祐元年(1034年),时年46岁的范仲淹官居右司谏,却因极言“郭后无故不可废”触怒宋仁宗赵祯皇帝而贬守睦州,这是他第二次被贬。睦州辖建德、寿昌、淳安、遂安、桐庐、分水六县,州府所在地就在今之梅城。范仲淹于当年春正月离开京师,经3000余里水路长途跋涉,于4月中旬才到达梅城。或许因为受前人诗文影响,范仲淹对睦州山水充满憧憬,虽然被贬,心情却并不颓废,反而一路诗兴大发,相继写下《谪守睦州作》一首,《赴桐庐郡淮上遇风三首》和《出守桐庐道中十绝》等诗作。其中《出守桐庐道中十绝》在表现手法上采用顶真的艺术形式,即下一首诗的开头一二字承接上一首诗的末尾句中一二字,因而整组诗给人一气呵成、通畅淋漓的感觉。而整组诗在内容意境上也是随着目的地的临近而渐渐开阔开朗起来。在此敬录最后三首与大家共赏:
素心爱云水,此日东南行。
笑解尘缨处,沧浪无限清。
沧浪清可爱,白鸟鉴中飞。
不信有京洛,风尘化客衣。
风尘日已远,郡枕子陵溪。
始见神龟乐,优优尾在泥。
    来到睦州之后,这一带的自然风光与人文风情简直出乎范仲淹的想象,使他如鱼得水,喜不自禁。他在写给恩师晏殊的信中说:“郡之山川”,“满目奇胜”。“且有章、阮二从事,俱富文能琴,夙宵为会,迭唱交和”。“其为郡之乐有如此者,于君亲之恩,知己之赐,宜何报焉!”他把被贬睦州,看成了皇上和朋友对他的恩赐。
    睦州毕竟是一个小地方。区区公务对范仲淹来说真是小菜一碟,但他仍以“敢不尽心,以求疾苦”的责任心投入到公务之中,不久就初见成效:“吞夺之害,稍稍而息。”于是,他在公务之余和幕僚一起游乌龙山、登承天寺竹阁、谒严子陵钓台、访方干故里,徜徉在青山秀水之间,相继写下《游乌龙山寺》、《江干闲望》、《和章岷推官同登承天寺竹阁》等诗作。除此之外,他还经常邀请朋友来公署喝酒斗茶,其乐融融。《桐庐郡斋书事》一诗中的两句最能说明他的这种自得其乐的心情:“杯中好物闲宜进,林下幽人静可邀。”在睦州的这段经历让范仲淹乐不思蜀,以至于他在移守苏州后感叹于姑苏之繁华与繁忙,在给朋友的和诗中写道:“不似桐庐人事少,子陵台畔乐无涯”(《依韵酬府判官庞醇之见寄》)。
    范仲淹在睦州(桐庐郡)期间也做了不少好事实事,除了兴办学堂之外,最有影响的就是重修严先生祠堂了。严子陵钓台位于睦州州府所在地的下游,桐庐县境内之上游,是东汉名臣严子陵归隐垂钓之所。或许由于被贬之经历让范仲淹对严子陵更生敬仰之心,因此他除了在多首诗文中写到钓台外,还专门写了一首《钓台诗》:“汉包六合网英豪,一个冥鸿惜羽毛。世祖功臣三十六,云台争似钓台高。”
    来到睦州,一项宏大计划就在范仲淹脑海中闪现,这就是重修严先生祠堂。于是他就派从事章岷前往主持重修事宜。范仲淹在一首诗的题记中写道:“某景祐初典桐庐,郡有七里濑,子陵之钓台在。而乃以从事章岷往构堂而祠之,召会稽僧悦躬图其像于堂。”未及修完祠堂,范仲淹就应召移守苏州,其间他写下著名的《严先生祠堂记》,为使这篇记文能与祠堂相得益彰,范仲淹写信给当时的书法大家邵餗先生求字,恳切之心,溢于言表:“既抵桐庐郡,郡有严陵钓台,思其人,咏其风,毅然知肥遁之可尚矣。能使贪夫廉,懦夫立,则是有大功于名教也。构堂而祠之,又为之记,聊以辨严子之心,决千古之疑。又念非托之以奇人,则不足传之后世。今先生篆高四海,或能枉神笔于片石,则严子之风,复千百年未泯,其高尚之为教也,亦大矣哉!”
    严先生祠堂尽管在历史上多次被毁,但范仲淹那篇著名的《严先生祠堂记》却流传千古,广为称道。
    《严先生祠堂记》仅仅230余字,却字字珠玑,句句精辟。尤以结尾四句最为著名:“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山高水长的不只是严先生之风,又何尝不是范文正公之风呢!

12下一页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范氏宗亲网 ( 黑ICP备16002281号 )

GMT+8, 2020-6-3 17:33 , Processed in 0.108783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