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氏宗亲网 首页 范氏研究 查看内容

史说范公堤

2016-6-29 09:35| 发布者: 范磊| 查看: 1282| 评论: 0|原作者: 王申筛 黄炳煜|来自: 泰州记忆

摘要: 曾经高高耸立在黄海古盐场,长达一百四十多里的捍海大堤——范公堤,对北宋以来淮南盐的煎煮与里下河的稻米生产,产生过巨大的作用,尤其是高额的淮南盐税对国家财政的支撑更是无法估量,功莫大焉。如今,大海东去, ...
    曾经高高耸立在黄海古盐场,长达一百四十多里的捍海大堤——范公堤,对北宋以来淮南盐的煎煮与里下河的稻米生产,产生过巨大的作用,尤其是高额的淮南盐税对国家财政的支撑更是无法估量,功莫大焉。如今,大海东去,长堤不再,但范公堤的名称却在中华大地上流芳千古,代代相传。以史为据,叙说这座捍海大堤构筑的经过以及后来以范公命名的往事,让人感慨良多。
    一
    我们先来简单回顾一下这座捍海大堤构筑的时代背景。
    我国东南部长江与淮河之间的滨海地区,是一方年轻的土地。距今六七千年前,还是一片茫茫大海。此后,随着海水东退,陆地慢慢出水,原始人类开始来到这里,从事着原始农业、狩猎、捕捞和家畜饲养。于是在此区域内出现了淮安青莲岗、海安青墩、兴化伊山头、兴化蒋家舍等古人类文化遗址。但由于海水时进时退仍很频繁,人类的居住的地点与时间都不够稳定,直到距今二千多年的汉代,海岸线逐渐形成,江海文明开始大放光茫,其主要标志便是煮海为盐。公元前195年,汉高祖刘邦封自己的侄儿刘濞为吴国国王。吴国都城在广陵(今扬州),江淮间的滨海一带,被纳入吴国的版图。为发展经济,吴王刘濞招募了一大批来自各诸侯国的亡人,来到海边煮海水为盐,并开辟了一条广陵茱萸湾经海陵达如皋蟠溪的运盐河。由于煮盐的成本低廉,而盐卖出的价格很高,从中可以获取巨大的利润,吴国很快富强起来。后来,刘濞联合其他诸侯国,发动七国之乱,被朝廷所镇压。然而,刘濞在海边首创煮盐的盐业经济,并没有销声匿迹。汉唐之间,淮盐生产文献记载无多。南朝时的阮升之,在其所著《南兖州记》中载:“沙洲长百十里,海中洲上有盐亭百二十三所,每岁煮盐四十五万石。”是江淮间盐业生产的重要记载。唐代安史之乱后,中原地区人口锐减,田地荒芜,以征收农业税为主的国家赋税发生严重危机。当朝的大臣提出了对食盐实行国家专卖的政策。从此,盐税收入成了国家赋税的主要来源之一,江淮间盐业经济的地位,随之得到了很大提高,受到了世人的关注。就在江淮间盐业经济轰轰烈烈兴起的年代,海岸线没有因为人们的煮盐而稳定下来,海水依然是时高时低,时进时退,对海边煮盐以及离海较远的农业生产造成了很大威胁。唐大历二年(767年),黜陟使李承任淮南节度判官时,奏请朝廷并得到批准,亲率民众修筑了一条自楚州盐城直抵海陵境内长约142公里的捍海大堤,锁住了任意肆虐的海潮,保护了堤西农田,也为堤附近的盐场煮盐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使得淮盐产量大幅度提高,盐税收入大增。大历末(779年)通天下之财而计其所入,总1200万贯,而盐利过半,达600余万贯。不难看出,如果没有李承修筑的捍海大堤,江淮间盐场盐的生产及盐税的增收就没有保障。李承兴建的捍海大堤,在中国盐业史上也当记有一笔。

范公堤位置

    二
    从唐代大历年间到北宋天圣年间,转眼250多年过去。当年李承修筑的捍海堤,经过海水的不断冲击,已经是满目疮痍,挡不住汹涌的海潮。盐场的煮盐以及内地的农业生产失去了重要依靠。就在这时,范仲淹来到了海边的泰州西溪,担任起管盐的盐官。
    文献记载,乾兴元年十二月 (1022年),范仲淹以文林郎秘书省校书郎、权集庆军事节度推官(今安徽亳州一带,节度推官是幕职官,从八品)、监泰州西溪镇盐仓。初到西溪任上的范仲淹,年方三十,踌躇满志。其对充当盐监官一职,开始并不以为然。来到西溪不久,就写了一篇《上张右丞书》:书中说“今复吏于海隅葭菼之中,与国家补锱铢之利,缓则罹咎猛,且贼民穷荒绝岛,人不堪其憂,尚何道之可进?自惜属文未达,见书未博。三十为学,未获事大贤人之师,周旋其心;未能受大君子之道,其愚不巳。尚遑遑乎听于大人之门,恭惟右丞播洪钧之仁矜,其不肖以一言置于左右。至于稼穑之难,狱讼之情,政教之繁简,货殖之利病,虽不能辨,亦尝有闻焉,似可备僚后之末议,且使朝夕执事于前,观之可否?……”(《范文正集·卷八》)书的字里行间,表现出范仲淹对西溪监盐官并不不感兴趣,认为当个小盐官没有可进之道,盐税收迟了要受到问责,因而想跟随当时的张右丞相,以图更快上进。
    范仲淹的《上张右丞书》寄出之后,未曾收到回音,没有达到预想的结果,于是就在西溪留了下来。也许因为范仲淹是个心怀大志的人,没有因为未被重用而沉沦下去,经过在西溪实地察看,看到了当时最重要的是阻挡海潮的海堤已经坍圮不堪,多年失修,不仅使盐场煮盐发生困难,而且使里下河广阔的农田民宅,屡受海潮威胁。尤其在海潮高峰期,铺天盖地的海水由东向西涌来,甚至淹到了远在120多里的泰州城下,成千上万灾民流离失所。这就让他产生了修筑捍海大堤的想法。
    初来乍到的范仲淹,面对汹涌的海水,身为不及七品的小盐官,又不主管地方行政事务,要修筑一条捍海大堤,实在是力不从心。于是他就上书给他的顶头上司江淮发运使张纶,详细讲明修筑海堤利害,建议在楚州、泰州、通州(今连云港至长江口北岸)沿海,重修一道坚固的捍海堤堰。张纶作为当时的管理盐务的发运使,对其下属范仲淹提出修堤的建议,慨然表示赞同,并奏准朝廷,调范仲淹作兴化县令(今江苏省兴化市),全面负责修海堤。这样,由范仲淹提出,并得到张纶肯定与支持修筑捍海大堤的工程,拉开了大幕。
    三
    修堤的过程史书多有记载,我们选择了当事人范仲淹留下的几篇文章,来了解当时情景。
    范仲淹的《张侯祠堂颂》(简称“颂文”,下同),是记载修堤较重要的文章之一。就在捍海大堤筑成后不久,泰州地区老百姓为感恩张纶,特地兴建了一座祭拜张纶的生祠堂。因张纶健在,为活着的人建祠堂,是谓“生祠”。祠堂建成后,范仲淹专门为祠堂写了篇名为《张侯祠堂颂》的文章。全文如下:
    “生祠,民报德也。制置公本汝颍之奇,以文武事朝庭,为勋臣于四方,而尝战守秦塞,制胜非一,招降属寇,全活甚众。抚南夷以远俗,使北疆以寻大信。光华之命,所乡凝绩。天禧中,国家以盐铁馈运之计重于东南,命公领之,于兹八年。公夙夜不懈,阙政咸举。初,淮浙之间,盐民告困,海利云剥,公请赈崇、泰、楚三郡,亭人岁增课数十万石,兴杭、秀、海三郡盐,岁入课四十万石。又,常、苏、秀间,太湖涨溢,害于甫田。公请导入于海,复租六十万石。白沙郡大江之北有湾数里,风涛为险,舟楫不利。公于是开长芦西河以济之。又,高邮之北漕渠屡决,阻我粮道,破我农田,公于是作堤二百里,旁置石限,平其增损,以均灌漕焉。惟兹海陵,古有潮堰,旧功弗葺,惊波荐至,盐其稼穑,偃其桑梓,此邦人极乎其否。公坚请修复厥功,横议嚣然,仅使中废。公又与转运使胡公再列其状,朝廷可之。仍许兼领是郡,以观厥成。起基于天圣五载之秋,毕工于六载之春。既而捍其大灾,蠲其宿负,期月之内,民有复业射诸田者,共一千六百户,将归其租者,又三千余户。抚之育之,以简以爱,优优其政,洽于民心。于是请肖公之仪,以奉于祠,期子孙之不忘也。秉笔者故作《颂》焉:我公惟杰,经制楚越,鉴洞毛发,诚揭日月。建利除孽,代天工发。海陵嗷嗷,古防弗牢,万顷良膏,岁凶于涛,民焉呼号,不粒而逃。公闻惨怛,乃按乃察,草奏屡达,狃议四遏,心过金铁,对天不夺。宸听既聪,宰谋既同,展矣胡公,协力谐忠,兵民交充,兴防之功。盘盘偃偃,百里而远,云矗不散,山亘不断,如天作限,奠万家产。朝以公贤,兼于蕃宣,伤者我全,疾者我痊,逋亡几千,岁复于田。公义不爽,欲报弥广,建牙裂壤,将有攸往,众图画像,以永瞻仰。列星之精,列岳之灵,仪焉停停,神焉荧荧,居千百年,此邦镇宁。既宁既聚,涛莫我苦,比比牖户,鳞鳞场圃,而公而竖,于歌于舞。天子穆清,诸侯经营,民兮乐从,谷兮丰盈,作为颂声,告于神明。”
    “颂文”的开始,介绍了张纶在修筑捍海堤前的主要业绩。其中有天禧年间负责盐铁转运时,救助淮浙盐民,请求减免泰州等三郡盐民负担,增加盐税数十万石;导引太湖水入海;在高邮北漕渠屡决、阻碍漕运粮道、危害农田的情况下,建堤二百里,便于漕运与农耕等情形。接着写张纶请求修复海陵旧海堤,遭到横议未成后,又与胡转运使共同向朝廷写报告,请求修筑捍海堤,得到批准。同时,张纶兼任了海陵郡守(按:即泰州知州),将海堤修成。修堤的时间是从天圣五年(1027)秋至第二年春。堤修成后,数千户老百姓安居乐业。文的最后是称颂张纶的60句颂词。除了对张纶进行了颂扬外,范仲淹在“颂文”中没有提到他自己。
    张纶去世后,范仲淹又为张纶写了《张刺史纶神道碑》。其中再次写到张纶修筑捍海堤:“海陵郡有古堰,亘百有五十里。厥废旷久,秋涛为患,公请复之。议者难之。谓将有蓄潦之忧。公曰:‘涛之患岁十而九,潦之灾岁十而一。九而亡一,不亦可乎?’且请自为郡而图焉。诏以本使兼领之。堰成,复逋户二千六百。郡民建生祠以报于今。祠之诗云‘乐只君子,民之父母;乐只君子,德音不已。’”
    这段文字,是说张纶修筑捍海堤时,有人提出非议,说堤堰筑成后,会发生涝灾。张纶则反驳说,海潮入浸十年就有九年,而发生涝灾,十年中才只有一年,九与一比,利远大于弊。作为老百姓的父母官,当以民为乐,才是君子之乐。范仲淹在文中表述的是他对张纶修堤的肯定与支持,仍然没有写到自己修堤的事。
    修筑捍海堤的过程中,后来出现了一个关键人物胡令仪。范仲淹在他撰写的《宋故卫尉少卿分司西京胡公神道碑》中,写出了胡令仪的相关景况:“初,天圣中,余掌泰州西溪之盐局日,秋潮之患,浸淫于海陵、兴化二邑间,五谷不生,百姓气馁而逋者三千余户。旧有大防,废而不治。余乃白制置发运使张侯纶。张侯表余知兴化县,以复厥防,雨雪大至,潮汹汹惊人而兵夫散走,旋泞而死者百余人。道路飞语,谓死者数千,而防不可复。朝廷遣中使按视,将有中罢之议。遂命公为淮南转运使,以究其可否。公急驰而至,观厥民,相厥地,叹曰‘余为海陵宰,知兹邑之田,特为膏腴,春耕秋获,笑歌满野,民多富贵,往往重门击柝,拟于公府。今葭苇苍茫,无复遗民可哀耶?’乃抗章请必行前议。张侯亦请兼领海陵郡,朝廷从之。乃与张侯共董其役,始成大防,亘一百五十里,潮流不能害,而二邑逋民悉复其业。余始谋之,以母忧去职,二公实成之。今二十余载,防果不坏,非公之同心,岂及于民哉。”(《范文正公集·卷八》)
    在这篇碑文里,范仲淹讲到了天圣年间,他掌泰州西溪盐局,发现泰州与兴化的海潮灾祸,有三千多户灾民外出逃难。接着讲造成此灾的旧海防大堤已经严重毁坏,挡不住海潮,然后就向他的上司,管理盐务的制置发运使张纶报告,提出修筑海堤。张纶同意了他的意见,并虑到范仲淹是盐官,不是行政官员,无权组织老百姓筑堤,特地上表,提出让范仲淹担任兴化县令。当上兴化县令后,范仲淹就开始了修筑海堤。想不到遇到大风雪,汹涌的海潮迎面扑来,筑堤的士兵与民夫来不及逃脱,淹死了百余人。一时间各种谣言满天,说死了数千人,海堤不能再建了。消息传到京城,朝廷派人查处,并有停止筑堤的意向。胡令仪以淮南转运使的身份,被派往泰州。胡接到圣意,迅速来到泰州看望民众,查看现场,感叹当年在泰州做官时,未曾发现海潮造成的灾害,面对苍凉水国的灾民,表现出深切的哀怜。于是就违抗皇上停止筑堤的意向,继续开工筑堤。此时张纶也请求兼任泰州的州官,得到批准。胡张二人共同领导筑堤,终于筑成一百五十里的捍海大堤。最后范仲淹说,是他提出修堤,但在张纶与胡令仪组织筑堤时,范的母亲刚刚去世,回老家尽孝,未曾参与到后来的筑堤,大堤实在是张纶与胡令仪二人领导筑成的。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修筑海堤的建议,是由范仲淹最先提出的。范仲淹开始领导筑堤时遇到堤毁人亡的情景以及后来张胡二位筑成大堤的经历。
    除了发运使张纶、淮南转运使胡令仪参与领导修筑海堤外,还有当时在泰州任州从事的滕子京也为筑堤作过贡献。范仲淹在《滕待制墓志铭》中说:“大中祥符八年春,与予同登进士第,始从之游,然未笃知其为人,及君历潍、连、泰三州从事。在泰日,予为盐官,于郡下见君职事外,孜孜聚书作文章,爱宾客。又与予同 海堰之役。遇大风至,即夕潮上,兵民惊逸,皆苍惶不能止。君独神色不变,缓谈其利害,众意乃定。予始知君必非常之才,而心爱焉。”
    人们都知道,滕子京请范仲淹写的《岳阳楼记》名播中华。很少晓得他们俩同登进士,又一同在泰州做过官,并且在修筑捍海堤时,二人曾并肩作战。范仲淹告诉我们,在修筑海堤出现险情的危急关头,滕子京临危不惧,起到了安定人心的重大作用。
    范仲淹的《张侯祠堂颂》、《张刺史纶神道碑》、《宋故卫尉少卿分司西京胡公神道碑》、《滕待制墓志铭》4篇文章,将修筑海堤的真实经过,做了详细记载,使我们知道了1000多年前修筑海堤的全部过程。

123下一页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范氏宗亲网 ( 黑ICP备16002281号 )

GMT+8, 2020-4-1 06:41 , Processed in 0.068959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返回顶部